怀化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生死门6

2019/11/09 来源:怀化财经网

导读

十七我和巧巧穿过大桥,夜幕降临,桥后的城市霓虹闪烁,桥下的废弃工厂藏匿在黑暗之中。对黑暗,我和巧巧都已适应了。她在仓库里放下1大塑料

生死门6

十七

我和巧巧穿过大桥,夜幕降临,桥后的城市霓虹闪烁,桥下的废弃工厂藏匿在黑暗之中。

对黑暗,我和巧巧都已适应了。她在仓库里放下1大塑料袋的海鲜,有些忧愁的问我:会不会变质呀?

我说:明天再吃一次,就丢了。

她说:真有钱。

我说:那小子是挺有钱的。

她说:希望他下次还来偷我,这样我们就又有钱了。

我们一同堕入美好的期望里,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

巧巧拿出一瓶矿泉水,给自己簌了口,砸吧砸吧嘴,吞了下去。

她突然脸色一边,抱着肚子对我说:小白叔叔,我疼。

我紧张的问她,哪里不舒服?

她说:想拉臭臭。

我松了口气,她拿上准备好的麻袋,蹦蹦跳跳的跑到仓库外面。

我跟了过去,她大声说:你别过来啦。

我说:怕你不安全。

她说:你走开啦。

我没办法,只能隔得远远的。

四下传来蝉鸣与蛙叫,此起彼伏。已是八月了,没有实体,感受不到温度,反而像是一个人形空调,巧巧有事没事就喜欢贴着我睡觉。

我又想起,很快就要到鬼节,也不知到时会不会有人给我烧点纸钱。我记不得自己有没有家人,假定我有吧,是不是他们也记不得我了呢?

我当鬼有两年了,去年的鬼节,城里起了大雾,高楼上的钟倒转,当时大家都不清楚发生了甚么,天空中模糊还有巨大的回声。直到前不久,病床上的张天师才告诉我,那时他为了救一对情侣,开启了一个生死门。

等等。那末去年的夏天,他拿谁做的抵门柱?

我隐隐开始感觉,生死门根本不是我想象的,用来做慈善的东西。

用一个人的泯灭,换一个人的新生。这很公平。

像一个写满原罪的天平。

妈的,要是张天师也变成恶鬼就好了,抓他过来。需要抵门柱是吧?老不死的你自己上吧。

我仰头望了望星空,夏季的夜晚,星星们盘旋在低空。

身后传来了巧巧的脚步声,她的身后,地面喧闹的起伏。

我惊愕的说:巧巧,快过来。

巧巧没来得及反应,她的嘴被一只大手捂住了,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抱起了他。

男人说:赤哥,一个小丫头。

在打手们的包围下,赤哥走了出来。

赤哥示意他们把她关上车。

我急忙赶过去,奈何没有实体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巧巧关进了车内。打手们又从车的后座拖出一个大麻袋,麻袋里传来闷声闷气的人声,被打手连踩几脚,没了消息。

打手们拖着麻袋下车,而我恰好迎头赶上,穿过麻袋,进入了车内。

我愣了愣,麻袋里装着的,是偷我钱包那小子。

巧巧被绑着,嘴上缠着布条,朝我呜呜两声。

我说:符在这么?

她只发出呜呜的声音,她突然低头,盯着自己的肚子,又把视野投向仓库。

我猛然想起,她在肚子疼起来的时候,随手把书包放在了装海鲜的塑料袋边上。

我回头望向仓库,不知为什么,仓库的附近,出现了一股恶鬼的臭气。

仓库里,麻袋被解开,戴利蜷缩在地上,嘴里流出了些许唾液,是被打手踢中了腹部时吐出来的。

赤哥拿起地上一个塑料袋,闻了闻,疑惑的说:海鲜?你不是说这地没人么?

可能是那个小丫头的。流里流气的男人捡起地上的书包,翻检中,说:喲,还是个小学生。

他摸出一个木盒,凑到眼前观看,木盒上的玉石圆润光泽,倒映着众人在仓库里点亮的手电。

他把木盒揣进了皮衣的内衬。

赤哥在戴利身边蹲了下来,把玩着手中的刀片。

赤哥说:你让我很失望啊。

戴利躲避他的眼神。

赤哥抓起戴利的脑袋,逼他与自己对视。

赤哥说:我把你当儿子,你竟然想弄我?

戴利咳嗽了两声,嘴里的唾液带了血丝。

他笑了一下,说:你是把我当孙子。

赤哥也笑了,说:孙子不听话,做爷爷的就该管管了。

我被仓库外的恶鬼们挡住了。

那是怎样的一种惨景。剧烈的嚎哭和惨叫,每声都充满了绝望和怨恨。

那些恶鬼,大多是儿童。身体扭曲,满身是脓疮,我只在乞丐的身上,看见过这样的不成人形。

我停在仓库外,恶鬼们堵着门。

有点辣手。要是冒然过去,被恶鬼咬到,我变成恶鬼,巧巧怎么办?

这些小孩,都是为了生死门来的吗?我想,但我很快发现,这不像是恶鬼见到生死门的反应,他们想要涌入屋内,却又害怕得不敢上前,只是发着难以名状的惨叫。

有什么东西在阻挡他们?

还是说,人?

隔得远远的,我发现他们的视野,都注释着仓库里的一个发光体。

是一个雄壮男人的光头。

卧槽,法海?

等等,不是喝上,我模糊想起,这个身形,很像下午那会,我在桥上见到的那个开车的光头佬。

戴利满脸血污。

赤哥轻易的拎起他的头,像是提起了一口破麻袋。

赤哥说:为什么,要对我动手?

戴利依然笑着,他口舌已不清晰,说:赤哥,你杀了那么多小孩,不怕遭报应吗?

赤哥说:我只是把他们弄成残疾,让他们出去要饭,会死,是他们命不好。

戴利合上了眼睛,眼前又出现了十年前的那个午后,那个叫何露的小女孩在日光下,笑盈盈的望着他。

她笑得越灿烂,戴利就越想逃。

她的腿,已被截掉了。那件白色的裙子污糟不堪,她趴在地上,捧着手里的乞讨碗。

戴利慢慢的朝她跪下。

她说:戴利别畏惧,我已不痛了。

可是戴利的心中清楚,他们折断小孩肢体的时候,从不会做任何保护措施。小孩变得越惨,他们就能赚到更多钱。但是本该变成这幅样子的人,是他。是赤哥说:戴利身手不错,留下来做扒手。

她说:戴利呀,好好赚钱,别让他们再打你了。

戴利捏紧了手里的钱包,那是他刚从街上偷来的。他拿出里面的钞票,放在她的碗里。

他说:我赚的钱,以后也是你的。

赤哥将戴利的头撞向自己的膝盖,戴利翻滚着倒在地上,大口的咳出血。

赤哥说:我命好,能活到今天。你当年没被我选去要饭,也是你的命好。

戴利说:我就是想不明白,像我和你这样的人,会有好命。

戴利始终没忘,有一次他偷窃失手,被关了三天。

雨后的傍晚,四周都是水汽。他回到赤哥身旁,却看见了何露残缺的尸体。

他们说:何露这三天总是要不到足够的钱,被赤哥打重了,就死了。

仓库里,戴利张开嘴,狠狠咬住了赤哥的腿。

赤哥骂了1句,操。

赤哥放低重心,压住戴利的头,朝地上1跪。

戴利的脑中轰一声巨响。

他无力的松开了嘴。

赤哥揉了揉腿,捡起地上的刀片,对戴利说:别怪你赤哥心狠。

他的手段翻转,刀片夹到了指缝。

我看见一个生前是小女孩的恶鬼,突然在地上挣扎的爬进了仓库里。

她挡在了戴利的眼前。

赤哥的手穿过她的身体,刀片割下,翻开了戴利脖颈上的皮肉。

呼吸好困难。戴利想,他想要努力捉住点甚么,手中紧握的,却只有脖颈上滚烫的血。

小女孩恶鬼直愣愣的回过头,望着戴利。

戴利的视野开始变得散漫。

是要死了么?他想,可能真的是吧。他的眼皮渐渐合上,模模糊糊,看见了何露。

何露。

我们终究还是再见着了。

我听见仓库内传来恶鬼的嘶嚎,那个声音像是撕裂了胸口,从鲜血淋漓的心肺中咆哮而来。

剧烈的阴冷迎面打来,我几近睁不开眼睛,连连的后退。

to be continue

pS:

美国伟哥价格

印度神油是啥

威尔刚有没有依赖性

标签